三年半亏逾240亿 隐私及数据泄露风险高悬 踏入“元宇宙”的商汤

发布日期:2021-09-16 14:04   来源:未知   阅读:

  此前,其余三家均已提交科创板IPO申请,不过各方进程不同:其中旷视科技刚于9月9日科创板过会;云从科技已于7月份过会,并于8月4日提交注册并更新招股书;依图科技已于6月份主动撤回申请,市场猜测其或将转赴港股。

  通过对比梳理AI四小龙的经营业绩、产品业务等方面,界面新闻记者发现当前AI赛道普遍存在依靠外部融资造血,自身难盈利的局面,商汤科技也一样。此外,AI行业正面临数据的伦理与规则等挑战,商汤科技要如何解决数据、隐私遭泄露的行业痛点?公司业务还涉及当前资本市场火热的“元宇宙”概念,能否让故事最终变现?

  企查查数据研究院推出的《近十年人工智能赛道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人工智能赛道融资十年,总吸金超8288亿元。从细分赛道来看,近十年来,该领域的“机器人/智能硬件、数据服务、计算机视觉”三大赛道在融资数量上位居前三。

  作为AI赛道独角兽之一的商汤科技也颇受资本追捧。天眼查显示,商汤科技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10轮融资,不少明星资本纷纷入局,包括软银、深创投、IDG资本、阿里、银湖资本等,至Pre-IPO轮融资,商汤科技估值大约120亿美元。

  IPO前,投资机构持股方面,软银持股14.88%,淘宝中国持股7.59%,春华资本持股3.08%,银湖资本持股3.05%,IDG资本持股1.42%等;高管方面,创始人兼最大的股东汤晓鸥持股21.73%,CEO徐立持股0.9%,王晓刚持股0.73%,徐冰持股0.33%,SenseTalent(徐立、王晓刚、徐冰所持B类股票)持股12.17%。

  因受到大量资本热捧,截至2021年6月30日,商汤科技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9.26亿元,账面资金十分充裕。

  另外三小龙同样受到资本追逐。天眼查显示,旷视科技共经历了7轮融资,D轮融资7.5亿美元;云从科技共计经历11轮融资,C轮融资约18亿元;依图科技共计融资10轮。

  招股书显示,商汤科技2018年-2021年上半年(报告期内)的营收分别为18.53亿元、30.27亿元、34.46亿元、16.52亿元,三年半内营收累计达99.78亿元。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按2020年营收来计算,商汤科技是亚洲最大的AI软件公司,同时也是中国最大的计算机视觉软件公司。

  商汤科技高额的营收背后却是年年的亏损。报告期内,商汤科技分别亏损34.33亿元、49.68亿元、121.58亿元、37.13亿元,三年半累计亏损242.72亿元,扣除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等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公司经调整的亏损同期分别为2.21亿元、10.37亿元、8.78亿元以及7.26亿元,共计28.62亿元。

  不止商汤科技,云从科技2018年-2020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1亿、-4.64亿、-6.77亿;依图科技2017年-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6.51亿元和-9.99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期内,商汤科技的毛利率并不低,并且逐年上涨,分别为56.5%、56.8%、70.6%、73.0%,为何不盈利呢?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公司亏损的原因在于高额的研发费用,2018年至2021年上半年,研发支出分别为8.48亿元、19.16亿元、24.53亿元以及17.71亿元。

  烧钱也是目前AI公司的特点,2018年-2020年旷视科技研发投入分别为6.06亿元、10.35亿元和9.99亿元,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合计超过26亿元;同期云从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48亿元、4.54亿元和5.78亿元;2017年至2019年依图科技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01亿元、2.91亿元和6.57亿元。

  大量资本涌入却迟迟不能够变现,自2019年起中国人工智能领域投融资热潮开始降温,此前在AI赛道风口上涌进来的大量创业公司,现随着被资本抛弃而像泡沫一样破灭。

  国金证券认为,资本市场早期对于人工智能行业回报周期过于乐观,以及当前对创业型AI公司商业落地和变现模式存疑,是近两年人工智能在资本市场遇冷的主要原因。

  这也折射出当前AI赛道普遍存在的一个难点:研发投入成本巨大,但又面临技术落地、商业变现的难题,随着资本对该赛道的投资热回落,也不难理解AI企业纷纷选择上市的原因。

  募集资金用途方面,商汤科技拟使用募资的60%用于研发及开发能力,具体包括开发产品及增强其他人工智能研发能力、提升与人工智能模型有关能力、扩大公司AIDC算力、加强人工智能芯片的设计及开发自有的人工智能芯片解决方案等;15%用于业务扩展澳门六彩资料网站管家婆。具体为投资新兴商业机会以及提高产品及服务在国内外各垂直行业及企业层面的采用率及渗透率;15%用于潜在战略投资及收购机会;剩余的10%将用作运营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据了解,人工智能软件市场可分为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与自然语言处理以及数据科学,四小龙均属于计算机视觉细分领域,早期纷纷扎堆安防、金融领域,行业同质化现象较严重。在AI赛道下半场,如何找到更多的商业化落地场景,实现自身差异化发展成为AI企业需要思考的问题。

  公开资料显示,云从科技将发展方向定位在人机协同操作系统,并新增了、物联网技术研究投入,试图构建更为标准化的AI产品;依图科技则主要将战略定位在医学影像分析,转型AI芯片+算力厂商;旷视科技则选择切入AIoT领域,将物流业务视为未来的增长点。

  为了寻求差异化竞争,商汤科技提出了“1+1+X”的平台化战略,其中1代表研发和技术产业化,X则代表赋能百业,其人工智能基础设施SenseCore使工业级人工智能模型生产成为可能,SenseCore建立于三大支柱之上:大规模超级算力,海量数据处理及数据脱敏技术,及开发人员共享的平台及生产工具。

  招股书披露,商汤科技的收入主要来源于软件平台的销售,其中包括软件许可、人工智能软硬一体产品及相关服务,软件平台包括面向智慧商业的企业方舟、面向智慧城市的城市方舟、面向智慧生活的SenseME、SenseMARS、SenseCare,以及面向智能汽车的绝影平台。报告期内,智慧商业约占商汤科技营收的半壁江山,智慧城市收入占比大幅上涨,截至2021年上半年,两者合计占比86.8%,而智慧生活、智能汽车占比总体较小。

  下游客户来看,商汤科技的软件平台落地客户非常广泛,2018年-2021年上半年,分别有732名、1165名、1225名及853名客户,其中分别有29.1%、34.7%、33.1%及24.7%为系统集成商,但系统集成商并非公司销售渠道的分销商,而是终端客户(例如政府机构及企业)选择以实施其项目的代理人,选择服务提供商的最终决定主要由终端用户作出。

  报告期内,公司来自前五大客户收入有所上涨,占同期营收的比重分别为28.4%、26.3%、31.4%及59.3%。这意味着,公司对大客户的依赖增强,面临的风险也更高。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商汤科技的智慧生活业务中,重点写到SenseMARS赋能元宇宙这一板块。

  近日,元宇宙一词在资本市场被炒得火热,相关概念股暴涨,如“网游第一股”中青宝(300052.SZ)9月7日—8日两天时间里接连封板涨停,汤姆猫(300459.SZ)、歌尔股份(002241.SZ)等也于8日涨停。

  据了解,元宇宙(Metaverse)一词源于作家尼尔·斯蒂芬森的科幻小说《雪崩》。笼统地说,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且高度互通的虚拟世界。随着AR/VR、云计算、AI、5G等技术的不断发展以及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的上市,元宇宙正在从概念变成现实。

  据招股书介绍,公司SenseMARS软件平台是元宇宙的技术赋能平台,SenseMARS搭载多种关键功能,包括感知智能、决策智能、智能内容生成(包括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及软件智能体)及其他基础设施(如云引擎等),为各类元宇宙应用提供支持。SenseMARS可兼容app、小程序及H5等不同应用形式 ,及超过200款手机、平板电脑、AR及VR眼镜、智能电视及消费级无人机等多种物联网设备。截至2021年6月30日,SenseMARS总共提供超过3500个人工智能模型。

  SenseMARS的下游客户包括物联网设备制造商、移动应用及内容供应商以及商业地产。例如商店、博物馆及机场,在产品落地方面,商汤科技百度官网显示,目前共有故宫文化、bilibili、小红书三个案例。

  国海证券研报称,目前元宇宙仍停留在初期阶段,仍有很多元宇宙要素未实现,真正实现元宇宙需要技术的推动与支撑,中长期来看,元宇宙有望带来虚拟世界的创新,推动游戏内容、社区、教育、商品交易、人工智能、VR/AR、区块链等产业链各环节共荣,进而带来新增量。

  中信证券研报也指出,未来3-5年,元宇宙将进入雏形探索期,VR/AR、NFT、AI、云、PUGC游戏平台、数字人、数字孪生城市等领域渐进式技术突破和商业模式创新将层出不穷。中长期看,元宇宙的投资机会包括:GPU、3D图形引擎、云计算和IDC、高速无线通信、互联网和游戏公司平台、数字孪生城市、产业元宇宙、太阳能等可持续能源等。

  这样看来,元宇宙业务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这对于具备开展元宇宙业务底层架构的商汤科技而言或许是个机会。但“元宇宙”概念目前更多是雏形中的雏形,意味着公司要在该业务投入更多的研发费用,未来能否实现盈利存在不确定性,商汤科技靠故事又能撑多久?

  近年来,除了大规模融资、烧钱研发、难盈利被社会高度关注外,AI行业的伦理与规则也面临严峻挑战,尤其是隐私、数据泄露等问题成为AI赛道的痛点。

  新华网客户端此前报道,商汤科技当时持有49%的深网视界被曝发生大规模数据泄露事件,事发时商汤科技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深网视界目前与商汤科技已没有关联,该公司涉及数据泄漏的产品也并非由商汤科技提供,至于从深网视界撤资,主要是商汤科技自身的业务规划调整所致。

  近年来,隐私及数据的保护日益成为监管重点。2021年6月10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数据安全法》,将于2021年9月生效,《数据安全法》对可能影响国家安全的数据活动规定了安全审查程序;8月2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个人信息保护法》,将自2021年11月1日起施行,《个人信息保护法》明确了适用范围、个人信息和敏感个人信息的定义、个人信息处理的法律依据以及通知和同意的基本要求。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商汤科技在招股书中也重点作出关于隐私及数据保护的风险提示,称公司会受到有关隐私及数据保护的复杂及不断发展的法律法规及政府政策的约束,实际或被指控无法遵守隐私及数据保护相关的法律法规及政府政策可能会损害公司的声誉,阻止当前及潜在客户使用公司的产品及服务,并可能使公司遭受重大的法律、财务及运营不利后果。

  此外,商汤科技在招股书中还专门谈及数据隐私及个人信息保护措施,包括保密分类、访问控制、数据加密及脱敏,并称将遵循人工智能三项伦理原则:可持续发展原则、以人为本原则和技术可控原则,以及基于原则开展人工智能伦理工作。

  还需关注的是,商汤科技附属公司北京商汤曾于2019年被特朗普政府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这可能影响其部分供应,使其无法在某些业务领域进行有效竞争。日本男女平均寿命均创新高女性世